SJ-井

你的言语大多无脑
你活着全靠下体思考
这世界就是庸俗无聊
肮脏的双手拿着人民币就说自己是土豪
想老牛吃嫩草 这营养过剩令你难以消化
我委婉的展开教导 这垃圾如何叫人教化
你不顾他人的哀告
犯下的错误足以让人哀悼
别总想着逃跑
除非你能逃到天涯海角
我不需给任何人营造任何假象
我浪荡形骸目中无人无需跟你假装
所以不要跟我说谎
好的不学那些bitch行径偏偏效仿
因为弱鸡想把每个谎言编的合乎情理
掉入深渊你不顾一切朝我伸手叫我救你
面对这种货色我送您句废话烦您谨记
活着虚伪不如趁早坦白秘密
劝自己主动放弃救赎的权利
在仅过的十几年中我偶尔窥得当代灵魂的水深火热
几经思考发现美好的酮体好像全部裸着
披金戴银的恶狼虎视眈眈觉着饥渴
身处炼狱的鬼魅全然不知甘受折磨
存活已数载他们依旧不知为何活着
纤细的稻草压垮病重的骆驼
奋力挣扎自由的脚上早已带上金锁
这一切 都是在品尝欲望的苦果

祭奠的哀乐已奏响
闹铃忽响
原来我这么牛逼TM又是梦一场

他最近沉默寡言没有太多废话想说
蜷缩着身体背对着人群躲在那阴暗角落
他感叹时光如梭
他感叹岁月蹉跎
他埋怨自己长到十八还不能独自生活
他看那日出日落
他看那院墙残破
他习惯迷失自我 面对恐惧刻意闪躲
只有十八岁的他 应该肆意奔跑
他只爱无奈的笑
拒绝无趣的打闹
他心里藏着事 一次又一次
他觉得绝望崩溃只有他选择去死
活着本应幸福 却只看到无奈
他说我的世界没有太多只有数不尽的灰暗
他不想让人难堪
他不想给人伤害
点燃煤气说声再见当他从未存在

最近,挺好的

从开始到现在 我都只是单押
论说唱 比技巧 我不是专家
一心做个口吃的青蛙 呱

这段verse乏味无聊纯属拼凑
笨拙的舌头像生锈的锯条
蔑视世界我的灵魂早已飞上云霄
手无寸铁肆意书写用笔力战群妖 都在燃烧
把手枪朝向自己的脑壳 大杀特杀
烦于应对差不多的罗里吧嗦
盘腿打坐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找寻我的过错 避免再次堕落 让人无话可说
直到现在开始厌倦不知所措的节节败退
盼着再次听到你的呼吸缓缓入睡
失眠憔悴 精神崩溃 深爱香烟 逐渐摧毁
鬼不像鬼
我难以发现生活中的光亮
负能量的爬山虎缠绕在我的心上
他们说我精神异常 我TM早该入住病房
像条恶狼 扑灭我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
清晨开始咆哮 给我滚去学校 未来爱要不要
艹 活着就是一种骄傲 偏偏你又虚伪清高
我总说我感觉自己很累
白天欢笑夜晚沉默思恋地狱的鬼魅
一言一行早已负罪
不孝不仁不义 说我人品有问题
看不惯我这败类
呼。。。
每天质疑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再亲再近为了迎合我也伪装自己
抑郁烦闷的生活也不过如此而已
答应你们 我尽量控制自己不去冲动不去赴死

你总是被遗忘在寒冷午夜的 街
忙若无人拿出香烟坐在孤单边缘随意停歇
最近状态糟糕就像股票突然下跌
trouble逼迫我放缓脚步静下心来防止早日升天
我的生活没有了吵吵闹闹
每时每刻我都在告诫自己明天会更好
这个世界总是很小
路边 亲朋好友充满关怀的话语像无数把尖刀
问候剥开防卫的外衣使你无处可逃
呼。。。
期盼明天明天的信念离我好远
荒度今天今天的关系让我感叹情深缘浅
再见会像触电 点滴留在昨天 昨天早已祭奠

我还记着 喂 认识你我很开心
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喜欢抬头看看天
夜晚漆黑星辰看不见
我期盼你再也不会出现
你应该在悠闲的午后闭上迷人的眼
阴雨连绵的深夜品尝老街的甜点

烂醉
把思念当做犯罪 让喜欢过度消费
拾起不恰当的颓废 令满街的loser都后悔
生活就是死扛 没有谁更强壮
无敌尽是荒唐 嫌累不如去趟
Fuck life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起点
我们的故事一幕幕再眼中再次重现
但是彼此已经渐行渐远
我又变成了与名角搭过一次戏的龙套演员

在每一个早晨 每一个夜晚 每一个失落的瞬间
我怀念这几十个日夜曾拥有过的陪伴
你的话语让我吞下咽不下的饭
在那短暂的交谈我不再变得那么烂
我总想得到你的喜欢 
实现我的痴心妄想真的好难
我还是个孩子
我今年不过十八
我会因为失去挚爱内心崩塌
我宁愿紧握那带刺的花
我不愿带着虚假的笑容笑哈哈
逢人奉承讨其欢心blabla
我好像真的有点瞎  我好像真的不会讲话
我还在坚持爱她

我走向那条岁月流淌的河
身边没有那蓝色的脚踏车
面色凝重半死不活像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每一句话都像喝多的我在路边胡扯
今夜的我不再怀念从前
湿润的泪水划过了生无可恋的脸
故装镇定的拿出纸巾擦干我的眼
浑浑噩噩的趴在床上时我什么都不想
走进遍布迷雾的黑色森林空气凝结好像缺了氧
我从未冥思苦想绞尽脑汁撒下一个谎
如果有
那就是我毫不在意舍弃了我们的过往

抱歉我现在不能再为你慌张
抱歉我现在不能再去找你
抱歉我现在不能再陪着你了
抱歉我不知道这是终点还是转折点

喜欢一个人就连别人和她的衣服颜色相同也忍不住看一眼是不是她,对啊,她穿的是校服

我总是抓着那根线,怕抓太紧绷断了,又牢牢握着怕一失手丢了